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龚晓跃的博客

绝不掉头@前面随便吧随便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校对、记者、编辑、专栏作家以及若干媒体的总编辑和前总编辑等,曾创办南方体育、竞赛画报、晨报周刊,即将创办什么我还没想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青春可以,老梆子不可以  

2012-06-21 14:53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青春可以,老梆子不可以
  文/龚晓跃
  当我人到中年,我越发讨厌那些老梆子。
  两年前南非世界杯,我们都在那里别有用心地谈曼德拉。可大多数老梆子不是曼德拉,他们不会再开花,也不想再开花,不解风情,也无意风情。
   像我这样看了八届世界杯七届欧洲杯的资深围观者,实在是目睹过太多不能开花不见风情的悲剧了:好几届大赛的比利时队,早七八年的德国队,前年的法国队意 大利队,还有个极品是墨西哥世界杯的北爱尔兰队。真是老气横秋,看到你欲哭无泪。当这些老梆子以极致的沉闷将比赛拖向0比0,你就恨不得马上制造出一支 1986年的苏联队,或者1992年的丹麦队,或者2010年的德国队,乱拳打死老不死。
  曼德拉当然是越老越有道,即使生命终止了,灵魂仍然 在前进,所以他老人家堪称神圣。可是碰到一位人品闪亮的老人家,需要上天多少的眷顾呀。古今中外的大多数老梆子,都是身体尚在苟且,灵魂早已烟灭,他们像 传统的意大利足球,凭着防守反击偷偷摸摸赚了几个1比0后,就迅速体制化,把自己理所当然地幻化为体制,以为咱这老大的一生,就是全部的人生,年轻人鸟语 花香,他又不能在水一方,就自觉不自觉地当上了路障。
  就像2000年欧洲杯,年近不惑的马特乌斯,犹以资望坐阵德国队后场。老迈的日耳曼战车 丑态百出,马特乌斯虽然有两次绝望的突击,还是难逃老而不死是为贼的常理,最后带着倒数第二名的空前耻辱黯然退场。马叔要早点光荣撤退,何至如此?念及这 一幕,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,二十多年前,一位老同志满怀深情地开导另一位更老的老同志:您退下就是对我们事业的最大贡献。呵呵,这是真的深情的开导啊。
   1990年世界杯,贝肯鲍尔说:我不叫停,他们能一直跑到天亮。跑到天亮还不能赢么?那是二十八九的马特乌斯,可三十八九他就跑不到天亮了。我有个姐 姐,儿子刚上学,头一个学期倒数第一,第二个学期倒数第二。身为教育家的爷爷怒了,让孙子一天背一个英语单词,说是到高中毕业怎么着也有四五千个单词了, 四五千个单词还会输么?幼齿可以用时间积累起巨大的单词量,但老梆子就积累不起了。
  老梆子没有时间,而所有竞赛,最终都是时间的竞赛,时间孕育着一切可能。
  本届欧洲杯,我最喜欢的一则球星八卦,来自托马斯?穆勒:据德国的狗仔队们跟踪观察,这位两年前的世界杯最佳射手,总是以相当亢奋的姿态投入比赛,在好些激烈的对决中,高大英武的穆勒,他身上的某个关键部位,居然始终保持在勃起状态。
  在网上发现这个八卦后,我问我那位搞音乐的兄弟、被朋友吹捧为“亚洲鼓王”的文烽,他打鼓时能不能打出这种境界。文烽很认真地回忆了一分钟,然后告诉我可以的:有一次在洛杉矶,他为一个格莱美奖得主打鼓,打到忘情时,山河为之色变,喷了。
  我为欧洲杯做功课时,翻德国队的名单,看到20岁的格策、21岁的许尔勒、22岁的克罗斯,觉得穆勒怒发冲冠、一柱擎天的造型,差不多就是这支青春版德意志军团的图腾。想象一下,当太阳照耀利沃夫,围着这个图腾跳舞的年轻人,什么事情干不出来?
  老梆子朋友们,用句旧石器时代的汉语来描述这种情形,叫做此情可待成追忆。而换个新世代的说法就是:他们可以,您们丫不可以呀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